异色瞳的猫

懒癌

【宗空小段子(同人)】篮球


中学篮球队大赛即将开幕

来找宗司一起放学回家的空坐在观众席,和宗司一起看篮球队练习

空:最近总是练习到很晚啊

宗:噢,毕竟快要比赛,前辈们都在练习,看着也觉得热血沸腾起来了

空:宗司打的是中锋?前锋?后卫?总觉得不管什么位置打篮球都好帅气!

宗:(一脸慈祥地摸摸矮了一截的空的头)嗯,帅气

空:对吧!

宗:经验丰富的前辈们才会上场,我只是坐板凳

空:只是能待在内场观看也很羡慕,其实小时候梦想过打篮球!

宗:你一直在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梦呢

空:呜哇过分,我还是能继续长高的!

宗:那么想打篮球的话,明天开始训练如何

空:可以吗?

宗:如果不嫌弃我打得差...哇不要突然贴过来!

空:宗司你真是个好人!

宗:鼻涕好脏!

训练一周后,连近距离无障碍投篮都仍然做不到的空

宗:放弃吧

空:今天一定要投进去一个球!

宗: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结果到了很晚才回去害得我也被骂了一通...

空:今天一定可以!

宗司摇摇头,大步走向拿着球做投篮姿势的空,到了近前突然弯下腰,双手向后一抱

空:欸?

空意识到自己被背起来的时候,篮球框已经在眼前

宗:把球扔进去

空:等...你在干嘛?

宗:扔,进,去

球进篮网,落地

宗:投篮成功~可以回家了吧

臀控福利!
十四和他的小屁屁
自己截完图突然觉得很羞耻像做了坏事(つд⊂)
这期的活动卡简直一(gan)言(de)难(piao)尽(liang)!

准备写宗空的长文啦,小段子的背景其实都是soara成立之前,宗空廉三个幼驯染的相处模式和空空的灰色时期(虽然可能长文一开始就是刀子...)
其实各种设定里原本很不吃幼驯染,但是意外的对宗空的相处模式,和两个人一起度过的低谷很感兴趣
还想开始脑补写望的加入和第一次遇见守,相应的要多补习一点官方段子,文笔一般又写着写着ooc但还是想写,希望可以坚持下去吧,期间随时准备爬墙头爬完再回来┌(┌ 、ン、)┐

【宗空小段子(同人)】电影

在情人节前后上映的一部评价很高的音乐电影

说着“绝对不要两个男孩子一起去看”结果迫于某人的攻势,现在莫名其妙站在影院门口的冷风里等首映的宗司

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空:因为是部好电影!

宗:等下线了去买蓝光碟回去慢慢看不是很好吗

空:哼哼~宗司真是不懂电影的浪漫

宗:不,不是这个问题

空:一群人在大屏幕面前一起跟着剧情感受,一起哭一起笑,真是绝妙的享受!

宗:不,说了不是这个问题

空:而且音乐电影的环绕音果然只有在影院这样的大空间里才能完美的呈现!

宗:都说了不是...

在前面排队的情侣拥抱着互相取暖

女:听说是部很棒的电影呢

男:能和你一起来看真是太好了

空看着前排若有所思

宗司叹了口气,他终于能意识到在这群看电影的人里他们有多异类了吧

空回过头,表情突然无比真诚

空:宗司

宗:啊现在回去还...

空:这么棒的电影能和你一起看真是太好了!

宗:来得...唔,噢...

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看完电影,纳闷为什么这么多情侣,才回想起来最近是情人节的空)

【迟到了的双十一特辑(ᕑᗢᓫ ∗)!(不是)】

安利这首歌的mako版本

最早听的就是上北健的版本

没有知晓意思的时候,只觉得很挣扎

低声的嘶吼和压抑的感情

在呐喊里决堤

满怀无奈和悲伤

直击人心

あなたが 抱えてる明日は辛(つら)くはないか,

你背负着的明天,不艰辛痛苦吗

あなたが 抱えてる今日は救えやしないか,

你承受着的今日,已经无药可救了吗

あなたが 目指してた地点は暗くはないか,

你的目的地不是暗无光亮吗

それが大きな光の ただの影だとしたら,

假如那只是璀璨光芒里的残影而已

あなたが 旅立つ場所へ行かせたくはないな,

不想放手让你去往路途启始的地方

例えばその先で 静かに眠れても,

即使那是可以你安心沉眠的远方

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

即便那是你的幸福

这首歌的版本有很多,但是除了上北健的这首,只有慎喵的那版戳进了心里

和大多数翻唱不太一样,mako的声线略带沙哑,却用了很温柔的唱法

淡淡的,带点不舍和缱绻

如果前者是质问和隐隐压抑的撕心裂肺,情感酝酿着的波涛涌动

mako的这首似乎在等待着倾听

前奏的钢琴降了调,一开口,把原本的一腔愤慨软化成绕指柔

前路不黑暗吗?

路程不艰辛吗?

想把你心上的痛苦划掉,重新写上幸福啊

在呐喊的地方

原本站在身后看着肩负重担背影,充满悲凉哀伤的那个人,仿佛突然走近了,拉住你

行か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在经历了沧桑的黑暗后,温柔地拍了拍你的背

这种温柔的唱法,听起来,治愈,也非常戳心窝

以至于听了这首翻唱被mako圈了粉

想要分享

(mako的版本云音乐只有电台上传,其他一些音乐软件倒是都有)

翻到两三年前刚玩lofter的时候,还不懂事的时候乱放图不问出处的动态
虽然出于无知,还是删掉且道歉
不知道因为误会产图而关注这里的几位还在不在啊...

演唱会【宗空廉同人小段子】


空:这里这里!

宗司挥挥手示意自己看见了

空:(小跑过来)票在这里!

宗:喂,没必要特地跑过来吧,明明都看见你了

廉:空现在要和我们一起重新排队了

空:噢!

宗:噢个头...

廉:宗尼说空要和我们一起看这个歌手演唱会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呢

空:诶?爸爸说这位是很有名气的人啊

宗:廉的意思是,你不像是会听这种类型音乐的人

廉:比起这种偏古典的风格,空大概会更喜欢那种青春昂扬的旋律吧

空:嗯,这倒是

宗:这家伙八成只是看到票上的  演 唱 会 三个字,不管是什么就拿来找我们一起看了吧

空:哦哦!不愧是宗司!爸爸有负责这位歌手新专辑的作曲,人家送了三张票但是因为工作去不了,他在考虑送谁的时候就被我抢来了

宗:真亏你能一脸自豪地讲述全过程啊...

廉:那空之前没有听过这位歌手的歌吗?

空:嗯,没有

宗:(指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廉:也是啊...

空:要进场咯!

演唱会气氛很热烈,散场的时候观众们还沉浸在刚刚的音乐里,这三人也不例外

廉:没想到会用这么棒的快歌结尾呢

宗:原本以为这位歌手只有古典风格驾驭得得心应手,应该说不愧是知名歌手吗

空:...

廉:空,怎么了?

空:...

宗:哪里不舒服吗?

空:....实在是太精彩了!!最后的安可实在太棒了!在这么大的舞台上果然不一样!台上的灯光“唰”的这样,台下的荧光棒“哗”的那样!好帅!

空边说边比划,险些打到其他退场的观众

廉:空...冷静冷静...

宗:好好~是因为喜欢歌就早点说别让人担心啊

空:也好想,有一天能够站到这样的舞台上

廉:的确是让人向往的氛围呢

宗:啊,我也多少有点能懂

空和廉的眼睛里闪闪的,和场上还没有熄灭的小彩灯一样,亮晶晶的

宗司摸了摸两人的头:好啦好啦,已经很晚了,去街对面吃份冰回家喽

廉:嗯!

空:喂,这样压头会长不高!

【宗空小段子(同人)】猫


宗:最近街角总是有只到处晃悠的猫

空:哪里跑来的野猫吧

宗:养了之后被抛弃吗,真是不负责任的主人

空:是啊,说起来宗司很喜欢猫呢

宗:也,也没有特别喜欢

空:否定起来就会开始磕绊!

宗:放学以后顺便去看看吧

放课后,街角的垃圾桶旁果然躲着一只脏兮兮的小花猫,绿玻璃一样的眼珠里满满的戒备

空:这只猫的下巴有一小块黑色花纹,像痣一样真少见呢,总觉得...看起来有点眼熟...

转头是宗司满脸的意义不明

盯~~

空:不觉得和宗司很像吗?

宗:还以为有什么大计划,看了半天居然是想说这个...

空:呦西,决定了,这只猫咪的名字就叫宗司了

宗:喂!

空:宗酱,是不是饿了呢

宗:好奇怪!

空:宗酱是从哪里来的猫咪呢,要不要来我家住?

猫:喵?

宗:雅蠛蝶!为什么听得我这么羞耻!

两个人连续喂了它很多天,两周后,猫咪突然消失了,一个月后,两个月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空:宗酱是不是不会回来了

宗:也是没办法的事,野猫本来就是四海为家

空:难得觉得变亲了呢...

看着异常低落的空,宗司叹了口气,把手掌搭在他的头上,顺势一揉

宗:宗酱走了,但是宗司会一直在哦

空突然把头低得很深

宗:你怎么了?

空:总觉得...好肉麻

宗:嗯?呜哇,不要一边吐槽肉麻一边突然脸红啊喂!气氛不是变得很奇怪了吗八嘎!

(这么说着,但自己的脸也红了起来)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英]达纳.佐哈 伊恩.马歇尔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的渴求,你是否敢于梦想去满足内心的渴望。

你的年龄有多大,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为了爱,为了梦,为了生气勃勃的奇遇,你是否愿意像傻瓜一样冒险。

是什么磨圆了你的棱角,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触碰过自己受伤的心,是否因生活辜负过你而变得豁达,抑或因为害怕更多的痛苦而变得消沉和封闭。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痛苦着我的痛苦而不是避开它,躲着它。我想知道,你是否能欢乐着我的欢乐,是否能狂舞一曲,让快乐溢满你的指尖和脚趾,而不是告诫我们要小心,要现实,要记住做人的局限。

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为了忠实于自己而敢于令他人失望,是否能承受背叛的指责而不出卖自己的灵魂;是否能做到诚实可靠从而值得信赖。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领略美是否因为生命的存在而追溯生命的起源;我想知道你能否身处逆境,却仍然站在湖边,对着银色的月光喊道“真美”。

你在哪里生活、拥有多少金钱,我并不关心;我想知道,在一个悲伤、绝望,受到严重伤害的夜晚之后,你能否重新站起来,为孩子们做些需要的事情。

你是谁、何以成为现在的你,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会同我一起站在火焰的中心,毫不退缩。

你在哪里受的教育、学了什么或者同谁一起学习,我不关心;我想知道,当一切都背弃了你时,是什么在内心支撑着你;你能否孤独地面对你自己,是否真正喜欢你在空虚时结交的伙伴。



=======================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ache for, and if you dare to dream of meeting your heart’s longing.
  
  It doesn’t interest me how old you a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risk looking like a fool for love for your dream, for the adventure of being alive.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it with pain, mine or your own, without moving to hide it or fade it, or fix it.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with joy, mine or your own; if you can dance with wildness and let the ecstasy fill you to the tips of your fingers and toes without cautioning us to be careful, be realistic, or to remember the limitations of being human.
  
  It doesn’t interest me if the story you are telling me is tru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disappoint another to be true to yourself; if you can bear the accusation of betrayal and not betray your own soul.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faithful and therefore be trustworth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ee beauty even when it is not pretty every day, and if you can source your life on the edge of the lake and shout to the silver of the full moon.
  
  It doesn’t interest me to know where you live or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get up after a night of grief and despair, weary and bruised to the bone, and do what needs to be done for the children.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o you know or how you came to be he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stand in the center of the fire with me and not shrink back.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ere or what or with whom you have studied. I want to know what sustains you from the inside when all else falls awa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alone with yourself and if you truly like the company you keep in the empty moments.

(在豆瓣上找到的全文